“我奋斗我幸福”:第一代治沙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他做到了

首页

2018-10-04

央视网消息:在甘肃河西走廊东端的祁连山脚下,有一条由柠条、沙枣、花棒、白榆等沙生植物织成的隔离带,这条万亩的隔离带裹住了风沙侵蚀的步伐,孕育出绿色的希望。 然而在30年前,这片林带所在的地方却是一块寸草不生的沙漠,被叫做八步沙。

郭朝明的儿子、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说:我们六家人有个约定,老人们走的时候说了,无论多苦多累,我们六家人必须有一个继承人,要把八步沙管下去。 在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中,郭万刚干的年头最长。

1983年,31岁的郭万刚原本在土门镇供销社上班,父亲郭老汉生病干不动时,就让他辞了工作到八步沙来种树。 郭万刚说,开始时自己不愿意,老父亲也气哼哼不高兴,但拗不过老人,就坚持了几年,五六年之后,看着树木渐渐长大,就舍不得走了。 当初不想来、后来又没舍得走的郭万刚,在八步沙一干就是35年。 现在,郭万刚已是八步沙林场场长。

春秋两季是古浪治理沙漠最好的时节,已经66岁的郭万刚每天奔波忙碌在各个治沙点上。

在郭万刚等第二代治沙人的努力下,如今的八步沙已经形成一条南北长10公里,东西宽8公里,林草良好的防风固沙绿色屏障。 郭朝明的儿子、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说:现在我们不单要防风固沙,还要有经济效益。 比如说今年我们流转了土地12500亩。

其中我们和内蒙古的科技公司联合开发种植梭梭嫁接肉苁蓉。 5000亩,这就是经济作物。 枸杞也好红枣也好种了7500亩。

曾经寸草不生的沙漠,如今长出了经济作物,向沙漠要效益,这也是第一代治沙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通过多年的治理,我们古浪县的沙漠,整体向后推移了15到20公里。 假如说八步沙八九十年代老人们不治理,那我们的祁连山将要变成一片沙海。

郭万刚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的梦想就是山更绿水更清,我将终身奉献给八步沙,要一代一代做下去,坚持到底。 编辑:刘京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