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查重背后:“降重”“代写”成公开秘密

首页

2018-10-09

视觉中国供图对于毕业生来说,毕业季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毕业论文,而完成毕业论文的种种流程中,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论文查重,也就是检测一篇论文中与其他论文重复的文字占文章总字数的比例。

然而,这一本应没有争议的量化指标却因各个查重技术软件有着不同的标准,且不同的检测方式得出的结果相差甚远,而让不少大学生摸不着头脑。

而在论文查重的背后,学生的刚需甚至催生了降重代写等服务。 原本促进原创论文发展的技术却被一些学生和网络店铺变成了借助文字游戏掩饰抄袭的辅助工具。 我们究竟如何看待论文查重?论文查重火爆背后,是良莠不齐的查重技术初稿查一次,盲审查一次,学校代查一次,答辩再查一次。 如今,一些毕业生圈子流传着一篇论文查四次的金科玉律。

面对延期毕业甚至取消答辩资格的后果,借助软件检测论文相似度的查重服务,这些年成为大学生的刚需。

在网上搜索论文查重,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品牌的查重产品。

不少商家每月数万的销量,也从侧面证实了它的火爆。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硕士毕业生徐宇燕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回忆了自己查重的经历:因为毕业论文需要检测重复率,我第一次去淘宝上买了个98元的知网查重,之前觉得自己的论文不够充分,加了很多内容,一查发现重复率%,吓了一跳。 查重结束之后,她紧急进行了论文修改,再次查重才达到了标准。

兰州大学的李萌就陷入了这样的两难状态。

PTcheck的查重率是27%,超星教育的查重率却是%。 一字未改的论文,却得到了结果迥异的报告。

PTcheck便宜,但它标红的内容确实有据可依。

超星号称与知网一致,但接近17%的误差,还是让人心里没底。

为了更稳当些,李萌逐字比对了两份报告,对二者重合的部分加以改动。 而在学院给出的权威报告中,李萌论文的重复率是%。 经我改动的部分绝对不止1%。

这就说明,前两次查重都不准确。

李萌有些心疼缩水的钱包,但依旧给查重服务打出五星好评。

至少让我多睡了几个安稳觉。 江西师范大学的郭科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他用一波三折来形容自己的论文查重过程。

第一次查重使用paperpass,查重结果为30%,针对这一数据,我进行了论文修改。

结果在论文提交前,我又听说学校承认的查重结果一般来源于paperfree和知网。

于是他满怀信心地使用paperfree进行了第二次查重,结果重复率不降反升。 郭科紧急联系导师进行论文修改,最终通过了学校的查重。 后来感觉有的结果属于虚高,比知网的结果最多能翻两倍。 降重代写成了公开的秘密然而,随着论文查重的蛋糕越做越大,一条暗渠密布的产业链条初现端倪,使单纯的查重服务走向降重代写盗卖。 在某网站,记者就看到了5年论文重复率修改指导经验,260位专业硕博士,368门学科,服务修改过11601份论文的宣传广告。 原来,如果论文查重没有通过,自己改又来不及,只要肯花钱,一切诉求,都会有人全权代劳。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一条规避查重软件的专业化、流程化的生产线俨然形成。 在一些网站及网上店铺,不到一分钟,你就能得到根据论文抄袭程度和修改要求得出的合理估价。 一篇总长10341字,要求查重率从22%降到5%的论文,店铺的报价从840元到860元不等。 然而,不少号称由高校教师修改论文的店铺,其实都是招聘学生作为兼职写手。 每个店铺都有发单群,接到了论文订单后在群里发任务。

上述知情的大学生表示,卖家收你钱的时候是每千字100元,发任务的时候只给写手千字35元,写手怎么可能给你保证质量?还不是到网上复制粘贴。

随着降重业务的日渐走俏,一些《降重宝典》《修改秘笈》也在学生中间流传开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随机找到两份,发现其核心近乎雷同把能改的关键词都替换掉,再变换句式。

细分下来,则包括更换章节语序、转换近义词、段落分割、转化图片、语义转述、删减重复部分、英汉互译等诸多招式。 在李萌看来,这样的做法并不明智,过得了查重,也过不了答辩。

最好还是精读文献,在引用文献观点的同时延伸自己的观点。 李萌分享着自己的修改经验。

但她同样理解身边同学借助查重技巧,投机避雷的行为,总得毕业,不是吗?然而,盗卖论文,成为论文查重的大学生面临的最大隐患。

在网上购买查重产品,意味着需要把论文所有内容发送给卖家。 然而,面对这样的风险,不少大学生没有其他选择。 例如,很多大学使用的查重数据库为中国知网,但是目前知网查重的服务并不向个体用户开放,很多时候他们为了得到和学校统一的查重结果,只得花几十元,甚至上百元通过淘宝的第三方卖家使用知网查重。 兰州某高校研一学生王慧就曾遭遇了性质恶劣的论文盗用上传。 王慧在研一的时候打算将自己的本科论文加以修改,进行发表,却发现原文早已被录入中国知网,新修改的版本,涉及全文抄袭。 经过多方联系,王慧找到盗用者,但对方将责任全部推给中间商,声称自己也不知情,只当是枪手代劳的成果。

这时,王慧才想起几年前的一次查重行为。 然而,时隔数年,她已无法找到证据,为自己讨回说法。 万般无奈下,王慧勒令对方撤稿,并与自己签下君子协议。

但这一抄袭事件会产生多大影响,王慧自己也说不清楚,就像定时炸弹一样。 用文字游戏掩饰抄袭,有碍学术创新记者调查发现,不少高校都对毕业论文的重复率有着严格的规定。

一般在提交论文时,学院会组织一次集体的论文查重,当重复率超过学校规定的比例,则会要求学生修改,而在第二次最终的论文查重中,仍不合格的学生则面临着取消答辩机会、延期毕业等结局。

在学术领域不端现象层出不穷的今天,严格要求大学生的论文是正确的。

但是,当大学生走入唯重复率至上的误区,书写论文就变成了一场躲避重复率的文字游戏。

一方面,查重工具成为学生借助文字游戏掩饰抄袭的辅助工具;另一方面,查重工具对于较长的专业术语无法甄别,甚至无法区别抄袭还是引用的情况,则破坏了学生们的创新活力。

在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晓程看来,学生在论文写作中,应更加重视观点的独创性,不要把目光局限在重复率这一指标中。

通过前期研究方法的引用、研究资料的甄别、研究文献的阅读、写作方法的要求,论文会自然而然降了重。 查重目的在于规避学术不端,但在一定层面,还是有失公允。 刘晓程以古文献研究为例,他表示,这一类人文学科的论文转引其他著作的原话较多,无形之中会使论文的查重率畸高。

因此,在他看来,查重率不应成为决定论文质量以及学生是否参加答辩的前提条件。

过分强调数字,只能带来一刀切的处理方式,让学术审核变得更加机械,也让利益牵扯变得更加复杂。 针对当前的现象,刘晓程建议,将论文评判权力交予学位委员会。

哪怕查重率超过50%,也该给学生申诉的机会。 让人代替机器,作出更为合理的评判。 而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论文重复率仍是目前一项重要的检测指标。

可以有适量的规范引文,但绝对不能抄袭。

他认为,当前学位授予,仍不能欠缺技术查重。

技术层面过不了,就不该进入下一环节。 写到别人未写处,写到别人无处写。

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文章整体的独创性,使论文各个环节内化为自己的本事。 储朝晖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学生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