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决赛落幕:旦增尼玛夺冠 李健更抢眼

首页

2018-11-06

羊城晚报记者龚卫锋2018《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前晚在北京鸟巢举行。 当夺冠大热清华学霸宿涵在第二轮个人竞演结束后,因现场观众短信投票排名靠后被挤出两强争夺战,李健战队的旦增尼玛的夺冠变得毫无悬念。

随后的专业评审投票,旦增尼玛以77票对23票的压倒性优势,战胜哈林战队的黎真吾,创造了这项国民音乐综艺举办七年来决赛最悬殊的比分差。 去年,第二季《中国新歌声》的冠军同样是少数民族歌手扎西平措。 这是否意味着民族音乐的春天到了?首次参加就当上冠军导师的李健回应:很多地方散落着优秀的民族音乐作品,需要找合适的人用合适的方式演绎出来。 如何把少数民族文化和主流文化相结合,这是个很长远的话题。 四位明星导师旦增尼玛李健(右)与旦增尼玛合唱【比赛现场】旦增尼玛夺冠无悬念进入2018《中国好声音》总决赛的五位学员宿涵、周兴才让、刘郡格、黎真吾、旦增尼玛风格各异,网友也大多有弹有赞,如宿涵只唱周杰伦的歌曲,黎真吾一上台就嘶吼,刘郡格在各种风格间来回切换却找不到自己的路线,周兴才让特色不够鲜明。

相较而言,旦增尼玛可谓零差评,他决赛演唱的三首歌《水流众生》《念亲恩》《流浪记》都很诗意,也符合他淳朴的气质。

旦增尼玛的路人缘极佳。

不少观众在决赛前,就见识到这个藏族小伙的淳朴。

在PK赛中,旦增尼玛对阵康树龙时发现对方忘词,就一直小声哼唱给对方提词。 此举赢得了导师庾澄庆、谢霆锋的称赞,也打动了众多观众。

旦增尼玛是青海民族大学的老师,从未正式学过音乐,但和不少藏族家庭一样,唱歌就像吃饭,是他们每天必做的规定动作。 他生长在一个15人组成的大家庭,每逢家庭聚餐,都要从奶奶开始唱歌,接着是爸爸、妈妈……按照年龄大小,全家人轮流唱歌。 旦增尼玛的奶奶曾是当地的一名歌手,小时候,奶奶常唱山歌给他听,耳濡目染,旦增尼玛练成了民族特色极为鲜明的唱腔。 拥有藏腔的民族特色,同时还热爱流行音乐,这让旦增尼玛萌生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找一个这样的机会,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对音乐的态度,通过这个舞台,我想把自己的民族山歌唱腔融入到流行歌曲里面,把民族音乐和流行音乐融合到极致。 当晚,华少问旦增尼玛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家人说,他眼含热泪地回答:我跟我的奶奶和家人说过,把歌唱到鸟巢,这是我小小的愿望。

我的奶奶爸爸妈妈,学校里的老师、学生们在电视机前看着我,此时此刻我感到很幸福。

导师李健神助攻加分旦增尼玛夺冠,导师李建可谓神助攻。 这是李健首次担当导师,他坦言整个赛季自己的心情一直忽上忽下,有着初来乍到者的新鲜感和忐忑,这个舞台不仅对于选手,也包括导师在内,都是进一步学习音乐、拓展视野的机会。 决赛中,李健将C位给足旦增尼玛。 首轮竞演是导师与学员合唱:周杰伦与宿涵的《将军之龙虎斗》、哈林与黎真吾的《准备好了没有》、谢霆锋与刘郡格的《黄种人》、周杰伦与周兴才让的《本草纲目》走的都是燃炸路线,而李健与旦增尼玛的《水流众生》走婉约路线,李建让旦增尼玛主导整首歌,给了他充足的发挥机会。 李健深有感触地说旦增尼玛像年轻时的自己,特别像十年前的我,很内敛,很羞涩,但从冲刺夜可以看出,这只小老虎已经长大了。 尤其那首《九月》赢得了很多人的心,这个舞台给了他很大的勇气,也给了他很大的进步。 为旦增尼玛拉票时,李健可谓不遗余力。 每位导师只有30秒为学员拉票时间,当华少说倒计时开始时,李健用广播腔喊出了这样一席话:是的啊,已经开始计时了,我为旦增尼玛感到高兴,今天晚上你也听到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观众朋友们!快拿起电话!快投票吧!还在等什么!否则就会落伍的!看过听过不能错过!为旦增尼玛投票吧!网友们为这一段笑得前仰后合,有观众调侃:这导购不错,产品我要了。

宿涵过早淘汰惹质疑唯一拥有两位学员决战鸟巢的周杰伦当晚经历了从信心满满到满脸失落。 特别是看到人气学员宿涵因短信投票偏低被淘汰时,他难掩失落,微微摇了两下头。 许多人都期待决赛是宿涵和旦增尼玛的两强对决,对于宿涵早早被淘汰,观众始料未及,媒体也非常意外,有不少网友因此质疑现场观众短信投票的赛制是否合理。 有网友直言:旦增得冠军没什么争议,但宿涵怎样都不会第一个被淘汰吧。

赛后接受采访时,已经连续四年担任导师的周杰伦自我调侃:我已经习惯不是冠军了。

李健老师第一次参加就拿奖,运气很好。 李健也投桃报李地表达了对宿涵的喜爱:参加这档节目,让我个人在音乐上受到了启发。 宿涵让我开了眼界,平时我不怎么听说唱,因为很多说唱充满了抱怨,我觉得真正的说唱应该赋予社会涵义,应该言之有物,更应该具有高度。

宿涵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导师反思】不要竭泽而渔算上《中国新歌声》,好声音系列已经举办了七季,自然逃不掉综N代的宿命:模式缺乏突破,选手越来越难找,观众审美疲劳等。 节目缺乏话题,选手似乎也不被业界看好,就有评论称,今年的五强选手缺乏巨星潜质,改造成本太大。

采访现场也出现尴尬一幕,媒体都将问题抛向导师,一旁的选手乏人问津。 作为缺乏原创能力的纯歌手,旦增尼玛能否在越来越强调综合能力的华语乐坛立足,许多人都会打一个问号。 对此,李健很清醒:我跟旦增说,比赛结束,路还长着,这只是一个开始。 他还指出:这几年选手都不错,我觉得最匮乏的是内地的原创音乐,竭泽而渔,各种节目将很多音乐演绎得差不多了。 很多作品本来很优秀,但演绎太多就失去了改编价值。 我希望有更多有能力的人,让中文曲目更丰富一些。

提供更多选择面对赛果,其他三位导师如何看待呢?哈林的回应很佛系:我很满足,将好好准备的歌曲展示出来就足够了。 我们好声音的导师和学员就是把不同的颜色呈现在所有喜欢音乐的朋友面前,提供大家不同的选择。 没有好与坏,只有不同的选择。 谢霆锋依然惜字如金:任何不开心只会因为留下了有遗憾的作品,但这次没有。 对于赛果,周杰伦的回应则颇值得玩味:我和学员讨论一个作品,他们在台上很成功地表演完,很开心,没有遗憾。 至于后面的投票,已经变成看热闹了,大家不用太认真,它就是一场游戏。 我们把音乐性做到了,但游戏的输赢很难判定。